|

咨询服务热线:
13657674044
栏目导航
专家团队
重点案例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13657674044
邮箱:324470778qq.com
地址:重庆市南岸区长生桥镇腰子岗村
当前位置:主页 > 专家团队 >
北虫草种植专家代鑫:40余年砥砺老骥伏枥桃李满天下
浏览: 发布日期:2017-03-20

  (一)身出名门之后,他是我国较早一批研究人工虫草的人之一

  今重庆武隆县江口镇,这个深藏于大娄山褶皱带与武陵山系结合部的神秘之所,其史可上溯至隋唐时期。芙蓉江和乌江在此相会,冲刷出一块巴掌大的河滩,逐水而居的先人一路繁衍生息下来,便成了一个有着沉甸甸的历史的山河重镇。

  解放前,代家是江口的豪门望族,人丁兴旺,富甲一方,有自己的盐队、船队,商号甚至开到了上海……1943年,代鑫出世,是代家次子。父亲是三十年代的复旦学生,在江口人望极高,人称“代先生”,后又在江口办学兴教,被尊为“代校长”。

  代鑫的孩提时代真值那个风云变幻的年月。蒋家政权撤退大陆的军车没日没夜地从学校后面的川湘公路(今319国道)碾过,尘土遮天,几无宁日。这期间蒋经国还在代家组织召开过在大陆的较后一次军事会议……那时的代鑫还不懂这些,只是后来在《残梦》、《黔东南党史》等文史书籍中读到过那一段历史。


代鑫

  代鑫自小便接受着良好的教育,六十年代时他考上了今天的哈工大,但较终却与之失之交臂。改革开放后,代鑫携妻儿子女举家落户绵阳市涪城区,随后他便加入到了当时风起云涌的乡镇企业浪潮中。在当地政府领导下,代鑫主持创办了电子厂、日化厂等多家乡镇企业。用现在的流行话讲,那时的代鑫就是一个资深的“技术宅”,他热衷于探索未知,痴迷于发明创造。

  1988年,当代鑫第一次看到有关虫草人工种植的报道后(资料显示我国是从1986年起开始研究北虫草的人工种植技术,笔者注),他的心便又不安分起来,他想要掌握这门技术。但是,那时信息闭塞,光只看到报道,就是找不到哪里有做成功的企业供考察。代鑫苦寻未果,便求助位于绵阳的西南科技大学。

  代鑫从西南科技大学生物系一位教授那里得知,该校也在做虫草人工种植技术方面的研究,但当时的技术水平只能形成虫草子座,培养不出虫草子实体。代鑫犹如被浇一盆冷水,从头凉到脚。不过该教授告诉他,他们正准备立项攻天麻的人工种植,建议代鑫搞天麻试试。

  天麻和虫草均是名贵中药材,既然虫草暂时搞不了,那就转向攻天麻。代鑫接受了该教授的建议。

  (二)为攻天麻有性繁殖,他吃烧红苕吃到吐血

  天麻是一种神奇的植物,无根无叶,没有自养能力,它既不能直接从土壤中吸收无机盐、水分和养料,又不能靠光合作用制造有机物。只能靠与其共生的蜜环菌供给养料,生长发育。特殊的植物形态决定了天麻对环境等生长条件的要求非常特殊,人工栽培天麻的关键是培养优良的蜜环菌菌种和菌材。

  正值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当时,国内可查阅到的有关的天麻人工种植的技术资料少之又少,唯一的出路只有靠自己摸索。对于前路的艰辛程度,代鑫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抱着病急乱投医的想法,代鑫把求助电话打到了绵阳市科技局。对方告诉他,百里之外的北川县有天麻研究办公室,建议他到北川去考察。代鑫立即赶了过去,到了才知道,该办公室属刚成立的一个新部门,建制都尚未齐全,更别说有什么科研成果了。

  天无绝人之路。在这里,代鑫得到一个重要情报,该县小坝乡百花村有人在搞天麻的人工种植,这让代鑫又看到了一线希望。他又辗转到达百花村。

  果真如此!曾是“绵阳十大杰出青年”的百花村党支书肖兴强当时正在主导村里的天麻人工种植项目,不过,也才刚刚起步,没有任何成功经验。

  共同的理想把代鑫和肖兴强紧紧连在了一起,两人相见恨晚。代鑫在肖兴强家里一住就是一年多,两人并肩战斗,联手攻关天麻蜜环菌的克隆技术。

  他们通过野外采集的蜜环菌提取菌种,再利用试管克隆技术进行提纯、复壮、转管、扩繁,经过无数次的实验后,终于成功获得了天麻蜜环菌的栽培原种。

  有了蜜环菌菌种,再将其制成菌棒、菌材,然后将天麻种麻(白麻或米麻)和菌棒以及基础培养料按相应的技术要求进行种植,天麻的人工种植技术宣告成功了。

  上世纪90年代起,人工种植天麻的技术从小坝乡百花村开始向外推广,惠及整个北川县以及周边的平武、汶川等地方,产生了巨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代鑫发明的北虫草工厂化盆栽高产技术

  然而,代鑫此时完成的,仅只是天麻的无性繁殖课题。随着技术的广泛运用之后,其弊端也日益暴露出来。比如,种麻的缺乏成为了天麻人工种植推广的绊脚石。再比如,长期无性繁殖导致天麻品质的退化也成为那时整个产业发展的瓶颈。要真正实现天麻人工种植产业的迅速发展,天麻有性繁殖的课题成为了代鑫的又一个攻关目标。

  用天麻的种子进行繁殖即是有性繁殖。天麻种子象面粉一样细小,肉眼看不清楚,只有用放大镜放大50倍以上才能看清它的形态。成熟的种子随风飘落到适合它生长的环境中,遇共生萌发菌建立了共生关系就能发芽,发芽后的原球茎分化生长出营养繁殖茎,营养繁殖茎再接蜜环菌就能继续繁殖长大而成天麻。简言之,成熟的天麻种子在适合它生长的环境中,先后与萌发菌、蜜生菌建立共生关系就能发芽生长成一窝天麻。

  为了攻克天麻的有性繁殖技术,代鑫在西南科技大学有关专家的支持和帮助下,在绵阳市下辖的平武县坝子乡黑水沟大队开展了为期两年的科学试验。条件异常艰苦,因为资金短缺,有时候代鑫连吃饭都成了大问题。偶有乡亲们的资助,多数时候,代鑫不得不靠吃烧红苕度日。这极大的透支了代鑫的身体,较严重的时候甚至出现了重度胃出血,口吐血块……

  (三)60岁时被邀援藏,一干就是10年

  在之前的蜜环菌人工克隆成功经验基础之上,代鑫在这两年里相继攻克了天麻种子萌发菌的克隆、箭麻的培育、禾麻人工授粉、天麻种子原球茎接种蜜环菌等天麻有性繁殖的一系列关键技术节点。代鑫的天麻有性繁殖技术很快在平武大展拳脚,成为了当地群众增收致富的重要途径。发展至今,“平武天麻”已是国家地理标志产品,技术的力量,托起了整个平武天麻产业。

  有了天麻人工种植的成功经验,此时代鑫又调头来研究虫草的人工栽培,就有思路了,因为在菌种的克隆技术方面,它们有共通之处。代鑫开始研究北虫草液体菌种、研究人工合成培养基配方,研究工厂化生产技术……1995年前后,代鑫的北虫草人工栽培技术喜获成功,并在绵阳一家大型北虫草工厂化生产企业投入使用,创下了第一年便获利百万元的优异成绩,取得了很好的经济效益。

  随着口碑相传,代鑫在业界的知名度越来越高。接下来的那几年,代鑫一边自己钻研,一边广泛接触各路高手,大家互相学习,取长补短。代鑫的人工虫草栽培技术、天麻人工种植技术以技术转让或合作等形式,走出四川,走进了陕西、河南、重庆、浙江、云南等多地企业。代鑫仍然是“技术宅”,只是越来越忙了。

  2004年的一天,一个陌生来电打破了所有的宁静。


代鑫(左三)和他的徒弟们

  电话那头,对方称是西藏林芝地区农牧局的领导,人已到成都,是通过四川省农科院、绵阳市农科院一层一层往下找才找到代鑫的联系电话,要聘请代鑫前往西藏发展天麻。

  这太突然了!

  代鑫只能说,等和家人商量后再做答复。

  家庭会议的结果是,除了代鑫妹夫外,几乎所有人都反对。

  家人反对代鑫进藏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是此时的代鑫已经六十岁了,西藏那个神秘的地方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迷,他的身体状况不允许他随意去冒险;另一个原因则是摸不清对方的来头,毕竟连面都没见过,也不知道对方的真实身份。

  代鑫本就忐忑,被家人七嘴八舌一说,更六神无主了,迟迟没给对方答复。

  成都那头见代鑫没动静,又打了几次催促电话。那天晚上,代鑫鼓起勇气给对方回了个电话。

  代鑫在电话里向对方表达了谢意,不过,代鑫说,西藏他就不去了,他决定在电话里把人工种植天麻的关键技术告诉对方,要对方拿笔记一下,接着代鑫便开始说第一步怎么做、第二步该干嘛……

  没想到还没等代鑫讲完,对方就打断了他的话,“我不是要你教我种天麻,我是要把你聘请到林芝地区,教当地藏族同胞种天麻……”

  看来这个事真还没完。代鑫那天晚上一夜没睡,他很了解自己,尽管家人因虑及他身体因素而反对,但是,自己搞了一辈子的技术研究,搞科研就是他的生命,他不是闲得下来的人。

  第二天,在妹夫的陪同下,代鑫去了一趟成都,见到了林芝地区的这位领导。对方称早闻代鑫大名,非常诚恳地要聘请代鑫进藏,在林芝地区发展天麻的人工种植。代鑫同意了。

  恰逢代鑫六十大寿那天,西藏那边给代鑫定好了机票。代鑫60岁进藏,70岁离开,为藏区服务了整整10年。

  (四)十年援藏,老骥伏枥,回渝后再现光热

  代鑫在林芝受到了高规格的接待。随后,在林芝地区相关部门领导陪同下,代鑫考察了林芝及下辖的工布江达县、米林县、波密县、察隅县等地,综合评估各项因素后,代鑫将天麻基地定在了波密县扎木镇,由副镇长、全国劳模白马四郎负责配合实施。

  早在代鑫进藏前几年,林芝地区为了开发天麻人工种植项目,已经从内地聘请过一大批专家教授进藏支援,但终以失败而告终。代鑫的天麻人工种植项目在扎木镇启动后,有一次,自治区领导来视察,问代鑫今年能达到多少产量。代鑫十分肯定的回答:500公斤。

  话音未落,在座的林芝地区领导立即傻眼了。他认为代鑫这话冒大了,毕竟此前的失败教训还历历在目。几个藏族同事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连忙帮着打圆场,就连开车的师傅都说:“这里和你们内地不一样啊,汽车发动机有时都会因缺氧而打不着火……”大家的想法是赶紧帮忙代鑫下台阶,把产量报低一点。但是代鑫心中有数,没会意大家的意思。

  当天晚上,林芝地区领导气势汹汹找到代鑫住的宾馆,把代鑫狠狠地“批评”了一顿:“你随口说个500公斤,要是搞不出那么多,你到时可以走人,我往哪里走?你这不是明摆着把我往火上烤吗?……”


重庆植物克隆三剑客,中为代鑫,左为田祖国,右为聂朝文

  代鑫耐心的给领导解释,500公斤不是随口说的,是有严格的依据的。按扎木镇当时的投资规模,要是放在四川,产量远不止这个数。考虑到地区差异,500公斤是一个保守的数字了……

  领导还是不信,两人不欢而散。代鑫也没在意,他只确信一点,自己的人工天麻有性繁殖技术是非常成熟的,预期的产量不成问题。

  这年收天麻的时候,正值代鑫休假回川过春节。期间他接到白马四郎的电话,对方在电话里告诉他,这年天麻大丰收,产量高达4000多公斤,藏民们都乐坏了。几天后,代鑫还收到了林芝地区有关部门汇来的4万元奖金。

  林芝地区的天麻产业就这样从扎木镇起步,被迅速推广到周边各县,代鑫也被推到了风口浪尖,经常下到各地去指导工作。代鑫援藏十年,虽没官方技术职称,但一直享受着正处级待遇。为了林芝天麻产业,代鑫先后在波密待了4年,在米林干了2年、察隅3年、林芝1年。古稀老人,把自己的毕生所学,全部贡献给了美丽的藏区。

  2014年10月,结束了十年援藏生涯的代鑫回到了老家重庆。稍作短暂休养后,代鑫又加入了重庆花千树团队。

  重庆花千树(重庆市北碚区花千树花木专业合作社),因其旗下的重庆植物高效快繁技术培训基地而闻名于业界。此后,重庆花千树的植物非试管克隆技术和代鑫的试管克隆技术双剑合璧,农民科学家田祖国、西南大学教授聂朝文和代鑫三人合体,被业界尊称为重庆植物克隆三剑客。(文/杨四春)

Copyright © 2014-2017 重庆七棵树农业技术服务平台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657674044邮箱:545428084@qq.com
地址:重庆市南岸区长生桥镇腰子岗村
广安基地地址:广安市前锋区代市镇拱桥(就在镇边边上)
备案号:渝ICP备10202576号-6